2020欧洲杯官方:密西西比河股份制农业机械合营

作者:2020欧洲杯官方

制定“十个凡是”农民激发新动力

早春三月,备耕时节。然而在黑龙江省克山县北联镇新兴村,记者并没有看到村民们买种子、选化肥热闹红火的备耕场面,大家正忙着购买牲畜、家禽,忙着走乡赶集,忙着联系外出打工。 这个拥有2.13万亩土地、2100个劳动力的小村庄,2003年人均收入3180元,比上年人均增收954元。去年冬天,经村民投票表决,一致同意将1.3万亩土地以每亩160元价格“反租倒包”给村里,实行统一经营。今年全村只有15%的劳力从事种植业生产,其他85%的劳力全部转移到养殖业和其他产业。 新兴村的进步得益于股份制农机作业合作组织的发展,得益于黑龙江省对农机服务经营机制进行的改革和探索。2003年,该省在克山、呼兰、海伦、富锦4个优质大豆生产县的18个村,每个村投入100万元,组建了股份制农机作业合作社。按照企业化的管理模式,农机合作社进行标准化、专业化、规模化生产,在提高农业生产水平、保护和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增加农民收入等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据介绍,18个农机合作社总股本金为2851.4万元。其中省财政投入的1800万元占总股本金的63%,这部分资金量化到田亩,折股到农户;农户按亩入股,总投入104.4万元,占总股本金的3.7%;村集体投入797万元作为集体股,占总股本金的28%;有农机的农户和其他社会投资共150万元,占总股本金的5.3%,分别折算为个人股。农民自投股、集体股、个人股合计为37%。由此可以看出,国家投入1元钱,吸引集体、农户个人等投入0.59元。这样就真正把农民与农机具紧密联系起来,克服了过去由于产权不清造成的集体农机队无人监督,导致利润分光吃净、农机队解体或机械“一茬烂”的弊端。 政府为每个试点村配备了100马力大型拖拉机、深松深翻整地机械、大型气力式播种机和先进的大豆联合收割机等成套机组。合作社推行农机标准化作业和连片作业,得到了广大农民群众的认可。先进的生产技术给农民带来了实惠,秋后一算账,大豆品质平均提高一个等级,损耗降低了10%左右,18个合作社所在村的农户,每户按30亩耕地计算,仅分红收益和减少机耕费支出这两项,每户就可直接受益160—200元。 农机合作社的发展,在黑龙江这个农业大省受到了强烈关注,各地纷纷要求扩大试点范围。目前,经过招标,省里已经确定了34个村作为今年的首批试点。预计今年总投资将达到5000万元,再组建50个农机作业合作社。

  在12月初的黑龙江克山县,室外气温已经降到摄氏零下十多度。广袤的黑土地上白茫茫一片,虽然雪已经停了,但吹来的刺骨寒风仍然昭示着这里冬天的威力。因为还不到过年时候,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尚未返乡,村子里略显冷清。

东北网齐齐哈尔1月8日电 农民魏相奎是这个县西河镇远近闻名的种田大户。今年承包种植了2000多亩大豆,大约能赚30多万。更令他开心的是,前几天乡政府还派人送来一份特殊礼物——1000元钱。这1000元钱是西河乡给农民种植大户的奖励。

  不过,即便留守家中的老人和妇女,他们大多数也选择将承包的土地流转给大户。这不但在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涌现能够更高地回报农民,更重要的是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后,架构在土地上的利益开始分化。

2003年,土地经营权的流转还是个新生事物,放手去做的更是凤毛麟角,因为谁也不愿触及土地这个“敏感源、高压线”。然而,克山县委领导班子却大胆创新,制定了“凡是整村土地流转的,县里奖励30万元;整屯流转的,县里奖励15万元;凡是成立一个农机合作社,县里奖励5万元;凡是养殖户,防疫费一律免收;凡是参加土地流转的农民和贫困户,免费享受农村新型合作医疗”等十项奖励政策。几年来,该县财政共投入奖励资金1770万元。

  位于黑龙江省西北部齐齐哈尔克山县是全国500个产粮大县之一,盛产大豆、玉米和马铃薯。全县耕地302万亩,农户9.8万,农民36.7万。

各乡镇也对土地流转的农民给予减免义务工、优先提供小额贷款、奖励粮种补助等优惠条件,鼓励农民发展畜牧业、二三产业或走出去打工。

  日前,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文印发《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对于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进行规范,引导农民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凭借地理优势,再加上试点政策,当前克山县正在进行着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的试验。

目前,克山县土地流转面积已达158.4万亩,占全县总耕地面积的72%,三分之二的土地完成了流转,拥有种植大户2946户。

  土地流转的逻辑

北联镇新兴村经过四年的集体流转实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均收入达到5800多元。村民丁万成告诉记者,五年前,他和15户村民因为对村集体流转经营不托底,没有参与流转。这几年眼瞅着其他人一个个富起来,他们15户还是老样子,心里干着急。好在今年村里决定重新考虑他们“入伙”的事宜,他们不想再错过机会。

  杨振友是克山县古北乡的农民。东北的冬天本就低温,再加上地面结冰、北风呼啸,村子里冷清异常。年届六旬的他将地流转出去后就一门心思开始养羊。这主要在于种地的综合效益不高。“种地不赔钱就不错了。”

创新“五种模式”农业迸发新活力

  在克山县,农民有种大豆的传统。杨振友全家有一晌地,既有连片的平地,也有易涝的洼地。儿子外出打工后,种地的活就落到老两口身上。但是,农资成本的增加和种地收益的减少,让杨振友觉得种地并不划算。

土地流转是好事,但如何流?怎么转?克山县领导认为,只要坚守“土地集体所有权不变”这条“耕地红线”,怎么转都不过份!

  “承包地早就流转出去了,去年养了120多头羊,挣了7万多。今年羊肉价格不行,但也比种地强。”杨振友说,种地不但得操心影响产量的自然因素,即使收成好,价格上不去也影响积极性。

他们创新了家庭转包、大户经营、联合经营、股份合作、集体经营等5种土地流转模式。

  相较于外出务工,农业的收益显然让其后继无人。跟全国其他地方的情况一样,“外面的世界更精彩”,克山县的年轻人也纷纷选择“逃离”农村,涌向大城市寻找机会。古北乡乡长陆海军说,这个村原先有100多户,现在只剩不到20户。

“家庭转包”和“大户经营”,就是亲朋好友和有实力的大户之间的流转,在农村是常见的事。但“联合经营”可挺新鲜:就是多个农户共同出地、共同出劳、统一经营的流转模式,这种模式解决了现在农村中青壮劳力少的问题,还使土地连成片,利于农业科技的推广。该县西联乡成立188个这样的联合体,经营耕地1.5万亩。曙光乡庄河村佟家屯成立5个这样的联合体,合伙经营全屯的1900亩耕地。

  近些年来,克山县着力搭建土地流转、劳动力转移“两转”平台。对于农业富余劳动力,采用“内转外输”方式解决。比如,向外埠输出、依靠项目吸纳、发展畜牧业促进转移。据报道,甚至有村庄260户农民举家迁至省外。

农户以土地、资金或农业机械入股土地经营公司,到年终按股分红是股份合作模式。曙光乡兴光村曹家屯张建军牵头成立了土地经营总公司,下设5个分公司、经营农户流转土地2569亩,农户每亩比平均水平增收72元。

  至于“整地”,因为农业效益低,农民更不愿意投入。所谓整地,即雇佣大型机械对土层深耕深松,打破犁底层,加深耕作层,蓄水保墒。直接的好处就是提高作物产量。这不是过去农民用“小四轮”就可以做到的。

集体经营模式,是指村集体依托集体机耕队或农机作业合作社,将本村农户土地反包后实行集约化经营。北联镇新兴村2004年对全村的1.3万亩土地实行集体经营后,每年增加农民收入920万元,集体增收近百万元。

  克山县土地流转规模经营办公室主任赵洪成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过去农业生产都是小户经营,很难发挥大机械的作用,测土配方、大垄双行等先进的高产栽培技术难以使用外,修建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就更不用提了。

化解“凝固效应”农村再绽新魅力

  在利益面前,农民是现实主义者。杨振友说,“哪怕现在给我地,我都没工夫种了。”原因在于,缺乏资金、管理能力让其无法成为流转大户。那么,单纯种承包地,一年到头,在付出辛苦之余,收益根本无法跟养羊相比。

“五种模式”的土地流转彻底改变了以往农民饿不着也富不了的局面,化解了“花花田”束缚农民的“凝固效应”。

  如今,克山县的流转价格是每亩地400元。也就意味着,每年杨振友都将有一笔固定的流转收入6000元。“农民在外打工,一年都可以挣三四万,再加上这笔承包地流转出去的费用,农民自己会算账的。”陆海军说。

五年中,该县相继组建了26个农机作业合作社,田间综合机械化程度达到90%,成为全市农业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县份,伏秋整地连续多年获省先进、连续七年获全市第一。

  那么土地流转出去后,是否有收不回来的担忧呢?杨振友想了想说,“土地已经确权了,流转的土地也签有合同,总之土地是跑不了的。”赵洪成补充道,现在农地“三权分离”(所有权、承包经营权、流转经营权),所有权在集体,流转出去的只是经营权。

2007年,该县共推广主导作物优良品种80多个,大宗农作物的优质化率实现了100%。同时,还推广先进农业实用技术40多项。

  对于每年国家给予农民的粮食直补和综合补贴,流转土地的大户无法染指。又让农民有了一层放心的保障。“这一部分补贴每年每亩地将近80元。都是直接打到农民账户上的。”杨振友说。

资金、技术、大机械、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得到了有效整合后,该县农业产业化进程进一步加快,“麻、豆、薯、乳”产业链条成为该县的金色链条。

  为保证大型机械化作业,规模化连片经营是前提。如果真出现不愿意流转从而影响地块完整性的情况,村集体也会为其调整土地。赵洪成说,类似这种情况不能说没有,只是不多。

“洗脚上岸”的农民还进入到了二三产业,曾经的“庄稼把式”当上了“经纪人”。西联乡东合村依托土地流转大力发展瓣豆加工产业,全村有105户农民从事瓣豆加工和贩运,年购销量达2万吨,增加收入1000万元,农民人均增收3687元,成为东北地区瓣豆交易第一村。2007全县累计转移农村劳动力13.1万人,占劳动力总数的61%,劳务收入达到7.5亿元。2008年农民人均收入预计5600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3%。

  流转后的规模经济

  在土地不断流转形成规模的这一过程中,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纷纷涌现。其中,合作社经营土地152.5万亩,占耕地总面积的50.5%;种植大户规模经营土地105万亩;家庭农场规模经营2.5万亩;农业企业租赁经营10万亩。

  官方数据显示,2014年,克山县土地流转面积达到227万亩。其中,合同流转期为3年的占40%,5年期以上的占30%。全县土地流转面积占耕地总面积75%。土地流转合同签订率达到100%。

  不过,即便是土地流转也并非一帆风顺。从传统小农户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间出现过“小大户”这一过渡。赵洪成说,比较非农工作和务农收益,农民很自然地会选择前者。那么,将土地流转又比弃耕更为划算。

  所谓“小大户”,主要是指农户之间自发流转。它比传统农户规模稍大,规模效益初显,但还是无法释放大型机械的潜能。杨振友说,当时全县土地流转一亩地每年最高240元。“多5块钱都不包,我家的地又不好,价格不高。”

  基于信任,外出打工的农民将土地流转给这些“小大户”,再加上只是规模效益初显,“小大户”们有很强的动力隐瞒土地流转费用上涨的事实。赵洪成说,“小大户”们受益了,流转出土地的农民利益就受损了。

  上涨的原因在于,土地流转的新贵们——合作社、家庭农场、种植大户开始崛起。亲历此事的仁发现代农业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凤玉对此印象深刻。“小大户”给外出务工的农民180元到240元的流转价格,“新贵”们开出保底价350元。

  李凤玉说,“小大户”是不愿意看到农民加入合作社的。但是,农民48%的土地又集中到这些人手中。

  信息对称后的农民开始倾向于“新贵”。那么问题也就随之出现,骤然增加的流转费用,“新贵”们是否能够消化,并且还有利可图呢?显然,答案是肯定的。

  李凤玉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大机械作业降低成本,水利设施投入支撑规模经营,还有良种繁育、农机推广等服务体系的建立,科技人员“包保服务”实现科技增收。另外,产量的提升、订单销售的优价保证了合作社收入增加。

  从2010年因为规模不够亏损后,次年仁发合作社盈利1342.2万元。2012年底,盈利达到2758万元。李凤玉说,今年盈利与去年持平,达到5000多万。这个时候,土地流转的规模已经达到5.4万亩。

  对于日前中央号召的“适度规模”,李凤玉认为,并不是规模越大越好。不但要考虑大机械的作业能力和半径,以及合作社管理人员的经营能力,还有农作物的市场价格波动,除此以外,还有气候因素。

  2011年,仁发合作社开始与哈尔滨麦肯公司签订协议,订单生产该公司所需要的马铃薯。哈尔滨麦肯公司是外资在华的独资企业,从事冷冻及马铃薯制品业务。李凤玉认为,没有订单的话,就很可能没有把握,从而造成亏损。

  目前,克山全县各类合作社总数达到681个,吸纳农户9.1万户,占农户总数的92.9%。其中经营1万亩以上土地的合作社达到62个。至于种植大户,经营土地1万亩以上的有9个。还有12家农业企业进行着大机械全程标准化作业和专业品种种植。

  这使得土地的利用率和产出率大幅度提高。一方面,全县农业科技推广率提高到99%,种植标准化率达95%,土地的利用率和产出率分别提高2%和4%。另一方面,田间综合机械化作业程度提高,农田水利基础设施的完善等,都有利于提高产量。

  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

  从赤脚医生,到村支书,再到合作社理事长,古北乡农民孙玉庆可谓华丽转型。在2009年,更好农机合作社成立,当时合作社购置大型农机具政府给予七成补贴,其余由社员承担。

  起初更好合作社以代耕为主营业务,但是经过一年的实践,孙玉庆说,没挣到大钱,但也没亏本。如何突围,孙玉庆意识到要发动农民带地入社。到2014年,春耕还未开始,与合作社签订协议的土地已经达到5万亩。

  不过,在流转面积不断壮大的同时,资金投入量也在逐年增加。资金的短缺开始制约合作社的发展。孙玉庆说,这么大规模的土地,特别是年初备春耕的时候,农用机械的柴油资金,种子、化肥等农资采购资金,都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3万、5万的小额贷款,对合作社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即使通过“五户联保”,孙玉庆拿到的银行贷款也只有30万元,这连大型农机半年的油钱都不够。

  这并不是孙玉庆一个人面对的问题,而是困扰规模经营后合作社、大户、家庭农场主共同的难题。可是,金融机构也有自己的担忧:合作社固定资产证件不全及土地集体所有性质等原因,无法办理有效的抵押手续,信用社难以对其财务状况进行分析、评价信贷风险,难以达到贷款条件。

  尽管2003年克山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下称“克山联社”)就同农民签订有“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协议的做法,但由于没有相关政策、平台,只能在贷款合同以外,以协议形式操作。

  随后在2009年,克山即被确定为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按照要求,地方开始土地确权试点。接下来,县乡村三级土地流转服务平台建立。2010年,克山县出台农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行管理办法。2013年,又出台相应办法全面开展土地经营权和预期收益权抵押贷款。

  目前,克山联社受到了黑龙江省鑫正投资担保公司(黑龙江省财政厅出资组建)的担保,有合作社及出资成员固定资产抵押、地上农作物预期收益权抵押、土地经营权抵押、库存粮食抵押、村集体机动地抵押等六种方式。

  由于担保方式多样、灵活,发放的贷款到期全部收回,无一笔本息逾期。2013年,信用社收息1000多万元,克山联社信贷部经理赵春阳对记者说。

  为避免出现风险,赵洪成介绍,前期的基础工作包括,各金融机构将合作社和大户纳入信用评定范围,对其进行动态管理,开展土地确权,规范大户必须有账目、农业保险。除此以外合作社还要有公积金留存、农机具折旧。

  在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方面,具体来说,金融部门会同相关部门进行价值评估,银行按照评估认定值的70%进行放贷,并有农经总站、司法、工商和行政村全程监督。对不能按期还款的,采取相应措施对土地进行转包处置,收益用于偿还贷款本息。

  依靠流转来的5万亩土地,孙玉庆说,今年种粮的收益接近1000万。这还不算玉米烘干塔(粮食烘干后卖价更高)的300多万。在两年前,合作社只有6000多亩地,纯收入几十万。如今他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为贷款而担忧。

  而他所在的村落,农民纷纷外出打工,时值傍晚,村庄中仍在冒烟的烟囱已经日益稀少。

本文由欧洲杯竞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2020欧洲杯官方 欧洲杯竞彩